30余万人 劈山架桥 他们是成昆铁道奇迹的创造者

2019-08-19 15:13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凉山新闻网讯 成昆铁路,开创13项世界铁路之最,与美国阿波罗带回的月球岩石、苏联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被联合国并称为“象征二十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授予联合国特别奖。

 

成昆铁路,在外国专家断言的修铁路禁区上,在大西南的崇山峻岭中,30万人劈山架桥,历时12年,用血肉、理想和信念,筑成了一道钢铁大动脉。

 

蒋荣邦、黄昌炳、苟宗前、肖谋礼、彭海……他们是修建成昆铁路的铁道兵,是历史见证人。那时,他们是意气风发的青年;如今,岁月改变了他们的容颜,但磨灭不了他们最值得铭记和骄傲的记忆。

 

越西乃拖站段铁马大桥(成昆铁路最高桥墩)王伟 摄

越西乃拖站段铁马大桥(成昆铁路最高桥墩)王伟 摄

 

2019年8月11日上午10点,西昌步行商业街,立秋后的太阳还是明晃晃的晒人,天空蓝得没有一丝杂色。蒋荣邦一手提着刚买的菜,一手和坐在椅子上的熟人握手问好。

 

今年70岁的蒋荣邦精神矍铄,说话声音洪亮。听说记者要写成昆铁路,他便滔滔不绝起来,一如我们每次见面的精神劲儿。

 

参与成昆铁路全程修建,三次荣立三等功,曾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蒋荣邦头上的光环不少,但他最喜欢别人叫他铁道兵第十师老兵。


修铁路的日子

成最值得骄傲的人生

 

一大早,在凉山州第二人民医院住院的盐源县平川镇老农苟宗前,给主治医生请假,上午不输液。左说右说,医生终于同意。在儿子苟自洪的陪同下,两人来到西昌市西部村寨参加“在川战友修建成昆铁路50周年联谊会”。2014年4月2日,是成昆铁路通车后他与战友分别40多年的第一次聚会。当年创造人类建筑史上奇迹的年轻人,如今都已是一个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

 

“不管有什么事,每年都会有两次凉山战友小聚会。五年十年搞一次大的纪念活动,让战友们寻梦沉思,有机会面对面地交流。”操着一口普通话的彭海,是每次活动的发起人之一。

 

1964年9月,铁道兵5个师接到命令,迅速集结大西南。当年和彭海一样的一群十七八岁的青年,怀着满腔热情,光荣参军,进入铁道兵第十师,投身到成昆铁路凉山段的建设中。

 

其实,彭海和黄昌炳赶上的是成昆铁路复工。早在1958年7月,成昆铁路就已开工,但不久后便停建,直到1964年8月复工。

 

70多岁的黄昌炳,如今居住在广汉市。1964年,刚满18岁的他,从家乡广汉入伍。“被分配到铁十师,先在夹江,后到西昌,修隧道,干了3年。”黄昌炳说,铁道兵诞生于1948年,是陆军的一个工程技术兵种,当年入伍当铁道兵是很光荣的。

 

肖谋礼也是从广汉入伍,他和黄昌炳分到一个师,住在西昌马坪坝。当氧焊工的肖谋礼,技术过硬,带新兵在小庙乡机场附近一带施工时,由于新兵的一次失误操作引起爆炸,他为了保护施工设备不被损坏,避免其他人员伤亡,扑向爆炸物。牺牲时,他年仅29岁,唯一的儿子年仅1岁零两个月。

 

肖谋礼的儿子也赶来参加了这次联谊会,“我没见过父亲,只有这张照片伴随我,明天去西昌烈士陵园看他老人家。”他把手机上父亲的一张军装工作照拿给记者看,照片上的人比眼前这位中年男子更意气风发。

 

据统计,1964年已有30万人奋战在成昆铁路建设工地上,1966年时施工人员一度达到35.97万余人。他们奉献着青春,甚至鲜血和生命,这段修建铁路的日子也成了他们激情燃烧的岁月,成为他们一生中最值得铭记和骄傲的历史。


千里成昆线

30万人参与的国家行动

 

“从四川修一条铁路到云南,早在十九世纪末,美、英、法等帝国主义国家都先后有过打算,有的还进行过勘察。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间,国民党政府也曾断续做过一些勘察工作。但面临地势险峻、地质复杂的地质条件,都始终未能实现。”这是人民铁道出版社出版的《成昆铁路》对成昆铁路的陈述。

 

有关成昆铁路最早的记载,是这样说的:西南设计分局的专家们从1952年2月开始踏勘草测,1953年10月提出东线、中线、西线走向比较方案。 

 

东线自成都经内江站、宜宾、彝良、威宁、宣威、沾益、曲靖至昆明,长1112公里。

 

中线自成都经内江、宜宾、巧家、东川至昆明,长1033公里。

 

西线自成都经乐山、峨边、喜德、西昌、会理、广通至昆明,长1167公里。

 

最初,三条线中,中线被选中,获国家计委批准,1954年9月完成初步设计。 

 

但1956年,铁道部鉴定认为中线所经金沙江地段,地质不良,决定放弃;东线改名内昆线;成昆铁路选定西线方案。

 

1957年,苏联援华铁路专家来到铁二院(西南设计分局),进山视察西线,他们认为,三线方案中只有中线可行,另二线根本无法修铁路,西线是修铁路禁区,即使修成也将被大自然摧毁。

 

因为,西线穿过5条地质断裂带、3个暴雨集中区,700公里处在7至9烈度地震区,沿线山区地质构造运动广泛发育,岩层破碎,大滑坡183处、危岩落石近500处、崩坍100处、岩堆200多处、泥石流沟318条,另有河岸冲刷、山体错落、岩溶、岩爆。

 

但是,西线上埋藏的巨大聚宝盆让国家最终决定走西线。

 

成昆铁路,于1958年7月开工,1970年7月1日建成通车,全长1096公里,成为中国第一条全线使用内燃机车牵引的1级干线。

 

全线铺筑7大盘山展线,桥隧总长433公里,占全线4成。其中隧道427座,最长的沙马拉达隧道,位居全线最高点,长6379米,海拔2244米;桥梁991座,无数次越过大渡河、牛日河、安宁河、雅砻江、金沙江……

 

成昆铁路开创了13项世界铁路之最。1984年,它与美国阿波罗带回的月球岩石、苏联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被联合国并称为“象征二十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授予联合国特别奖。


回忆当年筑路史

倍感现在日子无比珍贵

 

这次来参加“在川战友修建成昆铁路联谊会”的人,包括117名从成都、广汉赶来的铁道老兵,在凉山的60多名铁道老兵和40多名支铁民工。一共200多位老人热热闹闹聚在西昌,把6天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西昌烈士陵园、螺髻山、泸沽湖、卫星发射基地。他们倍感现在日子的珍贵,满怀热情地享受着生活。

 

在一个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中间,偶尔有几个听得认真的年轻人,他们像朋友一样交流。苟自洪陪着还在住院的父亲出席活动,显得有些激动。

 

苟宗前,18岁参军当上铁道兵,修了5年铁路,干的就是推隧道车的活路。农民出生,个子高,力气大,使他很受部队重用。当时没有大型机械设备,筑路主要靠人力。打隧道,用炸药将岩石炸松后,一人在前面用钢钎顶住岩石,一人在后面轮二锤锤钢钎,凿下来的泥石又用手推车推出来。而在修桥挖基坑时,先打进去几根木桩,使土质稍微疏松后,再一锄一铲往下挖。一次严重的摔伤让苟宗前住了3个月的院,部队给他评了三等功,身体刚恢复,又继续上工地。有时24小时连续干,实在困得很就在隧洞的石头上睡两三个小时。

 

成昆铁路通车后,苟宗前回到盐源平川农村,仍然当农民。这次是他第一次与战友聚会,他拉着自己的排长、战友问长问短,苟宗前认为自己很幸运,“虽然现在身体不好,先后做过4次手术,但我活下来了。”

 

从此,成昆铁路与贵昆、川黔、成渝铁路相连,构成了西南环状路网,并通过宝成、湘黔、黔桂三条铁路通往西北、中南和华南,彻底改变了西南没有像样铁路的历史。成昆铁路和攀钢建设,被专家认定至少影响和改变了2000万人的命运,使曾经闭塞落后的大西南,实现了经济腾飞。

 

至今,成昆铁路,仍是中国最忙碌的铁道命脉之一。数据显示,2018年,成昆线共运送旅客1119.8万人。


“在川战友修建成昆铁路联谊会”上,铁道老兵为牺牲战友默哀。

“在川战友修建成昆铁路联谊会”上,铁道老兵为牺牲战友默哀。


不忘成昆英魂

期望早日坐上成昆复线

 

修筑成昆铁路期间,从北京入伍的彭海在西昌黄联关铁道兵第十师医院工作,亲见无数战友牺牲,“条件艰苦,师医院所在地原是个监狱,简陋的茅草房,外伤每天有,传染病多,特别是肝炎,遇上大塌方,死伤的人多啊。”现在仍然一口北京话的彭海,当年娶了四川媳妇留在西昌,一待就是50年,直到在凉山州卫生局退休。

 

为修建成昆铁路,平均每一千米铁轨就有两三名建设者为之牺牲,这一常见的说法并不为过。在最危险的路段,6.4公里长的沙木拉达隧道,修建6年,平均每修建一公里,就有50多名建设者献出生命。西昌小庙乡羊腰岭隧道,全长806米,牺牲了16名战士。

 

由于成昆铁路工程异常艰巨以及当时的施工条件限制,12年来,牺牲的人数,迄今也没有权威的统计资料,不知死了多少人。唯一可数的,就是铁路沿线的烈士陵园,一共23个。

 

这还不包括那些零星散落在铁路沿线的坟茔。

 

西昌黄联镇土林右边有一片荒草凄凄的乱坟堆,是每次聚会都要提的老话题,那46座没有墓碑的铁道兵坟茔,让每个活着的老兵黯然神伤。

 

铁道兵第十师老兵蒋荣邦,参与成昆铁路修建,三次荣立三等功,曾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副本

铁道兵第十师老兵蒋荣邦,参与成昆铁路修建,三次荣立三等功,曾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

 

1964年,年仅15岁的蒋荣邦偷偷改大了一岁混进部队。肯干能吃苦、机灵爱钻研,后来他当上了铁道兵10师46团16连排长。至1973年2月,他一直忙碌在成昆铁路上。

 

1965年11月9日下午3点,蒋荣邦和12名战友在修建峨边新滩坝隧道时,经历了一次垮塌,所幸无一人伤亡。但1967年,同样是隧道垮塌,13名铁道兵却没有那么幸运,“当时1000余人花了5天4夜的时间救援,13名战士全部牺牲。”每次聚会必穿一身绿军装的他,一提起牺牲战友,就抑制不住泪眼蒙蒙。

 

不忍心看到老人们的愿望几十年得不到实现,苟宗前老人的儿子几次拉着记者说,“能不能给相关部门再反映一下,给那46个牺牲的无名战士修个烈士陵园?唉,实在不行,我个人出钱给他们立个碑!”

 

后来,这个年轻人真的去做了——他自己出钱,请蒋荣邦老人拟写碑文,在乱坟堆上,立起一个1.8×2米的墓碑,述说那段激情澎湃的岁月,建设者艰苦卓绝的付出和牺牲……

 

时光荏苒,2014年12月23日,成昆铁路峨眉至米易段扩能工程在越西县开工,标志着成昆复线全线开建。

 

成昆铁路复线,全长865公里,计划2022年完工,将主要承担客运功能,兼顾货运功能,老成昆线将主要承担货运功能和短途客运功能。届时西昌至成都将有望两个半小时到达。 

 

蒋荣邦不仅关心工程进度,还主动与中铁十一局峨米段党工委联系,到现场给年青的建设者们上课,讲述当年铁道烈士的英雄事迹。如今,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早日坐上成昆复线,去感受祖国发展变化的新速度。(文/图 记者 林红)


一线天石拱桥,跨度54米,高26米,全长63.14米,是当时我国跨度最大的空腹式铁路石拱桥。 资料图片

一线天石拱桥,跨度54米,高26米,全长63.14米,是当时我国跨度最大的空腹式铁路石拱桥。 资料图片


》》》》成昆铁路大事记

 

■1952年根据中央建设西南铁路网的战略决定,西南铁路设计分局派出了一支小分队,从宜宾出发,沿着金沙江而上,开始了踏勘成昆铁路的艰难征途。

  

■1953年10月提出东线、中线、西线走向比较方案。

 

■1957年,苏联专家断言,只有中线可行,西线根本就是修建铁路的“禁区”。中央经过慎重考虑,大胆确定了中国专家据理力争的西线方案。

  

■1958年7月成昆铁路北段开始施工。

  

■1964年仅建成成都至青龙场61.5公里。

  

■1964年8月中共中央作出加快内地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战略决策,毛泽东发出“成昆路要快修”的指示,国务院、中央军委采取了一系列加快成昆铁路建设的重大措施。

  

■1966年进入施工高潮,施工人员达到35.97万余人。

  

■1970年6月底在礼州接轨。

  

■1970年7月1日在西昌举行成昆铁路通车典礼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