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宝藏】沉睡千年 东汉摇钱树从历史中醒来

2018-04-02 11:02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开栏语


一眼千年 且看凉山宝藏


文明有脉动,万物有灵犀。

 

《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如果国宝会说话》,这些央视纪录频道陆续推出的节目,去年刷爆了屏。由9大博物馆馆长,加上27位明星守护人讲述国宝故事的《国家宝藏》,在豆瓣评分达9.3。几乎每件文物的出场,都引来观众的赞叹和共鸣,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文物上记录的历史、宝藏中蕴含的文化。

 

以往高冷的文物,开始进入寻常百姓的视线,激发了国人的文化自信。

 

遗憾的是,四川的博物馆都没有参与这些节目,使观众错过了一次遇见古蜀文明的眼福。

 

殊不知,在凉山州博物馆内,也珍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珍贵文物。

 

特殊的文化地理位置,悠久的历史文化沉淀,使凉山成为了文物资源富集地。经过50多年的积累,凉山州博物馆馆藏文物已达两万余件,其中,珍贵文物近两千件。

 

这些极具浓郁地方特色的文物中,有带流陶壶、九节鱼纹铜杖、铜鼓、编钟、铜摇钱树、八角星金饰、陶板俑等等,皆是全国独见或罕见的宝藏。还有,不少难得一见的珍品,如红军的借屋凭据、丁佑君的亲笔书信、著名画家马骀的画作、美国学者洛克的护照等。

 

从今日起,西昌都市报和凉山州博物馆联合推出《凉山宝藏》栏目。拟从两万余件馆藏文物中,精选出20件(套)珍品,主要考量的是,它们的科学价值、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每周刊发一期,讲述一件文物故事。

 

用文物讲文化、谈文明,挖掘文物背后的文化魅力和历史价值,旨在让更多人了解它们的前世今生,读懂祖先的智慧和创造力。

 

东汉铜摇钱树。

东汉铜摇钱树。


凉山新闻网讯 全国出土的一百余柱摇钱树,造型异曲同工,图案也有着明显区别。而马道摇钱树都有着与众不同之处。最为特别的地方是,整体呈S型,上面开着的花像桃花,树叶像桃叶,但花心却是钱,结的果子也是钱。这,在以前的任何一柱摇钱树上都没有发现过的。它的下一层柱子整个是一条龙,龙的身上也挂着钱,这也是比较少见的。而树冠上的凤鸟钱树图,以前从未在其他摇钱树上发现过。

 

摇钱树虽然是当时人们为死者准备的冥器,却也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再经过两千多年的岁月流传至今,已经成为文物中的奇珍。

 

1996年9月的13日,刘弘接到一个紧急电话,西昌马道镇杨家山一处开地建厂的施工人员,挖到一个疑似古墓的大洞,里面有不少古代的东西。

 

挂掉电话,刘弘的眉头皱了起来。

 

马道自古是灵关古道的重要节点,而杨家山是汉代墓葬集中分布的地区,部分汉墓至今封土尚存。但目前所发现的汉墓“十墓九盗”,几乎都是已经被搬空了的空穴。

 

“打电话的人竟然说这个墓有不少东西,那么究竟是个什么墓穴呢,又埋藏了一些什么样的古物呢?古物会不会已经被现场的人一抢而空了呢?”刘弘不敢大意,一边思考,一边召集考古队,争分夺秒赶往现场。

 

古墓下面有古墓

 

年代最早的摇钱树震惊考古队

 

作为凉山州博物馆馆长、考古领队,刘弘博古通今,发掘过无数古墓,有着丰富的发掘经验和考古阅历,但当他看到杨家山村民所说的大洞时,仍然被震惊了。

 

刘弘和考古人员抵达杨家山时发现,墓室北部被推土机推出了一个直径约1米的洞,洞内什么情况,谁都不清楚。

 

墓葬位置图。

墓葬位置图。


墓内的“宝贝”较大型的已全部被现场民工取出,幸运的是,一件也没有丢失。最让刘弘惊喜的是,“宝贝”中有一柱青铜摇钱树,和他之前看到过的东汉晚期的摇钱树有所区别,其工艺精湛,图像新奇,称得上是摇钱树中的精品。

 

刘弘和考古队员的情绪被调动起来,大家心里有数,这个墓室,有点名堂。大家立刻抓紧时间下洞勘察。

 

进入墓室,刘弘和考古人员看到的画面是这样的,墓室是空心的,墓圹为长方形,墓室紧贴墓圹壁而建,墓室平面呈长方形,墓门向南。墓室底部平铺一层花纹砖,两壁用长方形花纹砖错缝砌成,至1米多的高处用楔形砖对缝起券,筑成券顶。墓门用排列不太整齐的花纹砖封砌。墓砖纹饰施于侧面,主要为菱形、直线和圆点构成的几何形图案。

 

刘弘根据“宝贝”在墓中留下的痕迹及民工的陈述,大致推断被民工取出的东西主要放置于墓室后部,青铜摇钱树置于墓室西北角,摇钱树的树座已经化为灰烬,其余发掘出土的小型铜器如镜、带钩、耳杯、箸和铁剑等主要分布于墓室中部,车马器则分布于墓门附近。

 

经过10天的抢救发掘,刘弘和考古队员们的收获不小,一共发现了5座汉代砖室墓,但其余四座已经被盗墓者洗劫一空。

 

经过考古人员的推敲,证实马道摇钱树出土的墓室是迄今凉山地区发掘的众多汉代砖室墓中,唯一一个保存比较完整、没有被盗过的墓室,发掘出94件文物,其中摇钱树属于东汉中期,应是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摇钱树之一。

 

而保存完整的这一座墓室,也并不是机缘巧合,而是因为这座墓室的上方原本还有一座汉墓,很显然,上面的汉墓早已被盗墓者“光顾”了。所幸的是,盗墓者没有发现墓下有墓,所以才有了文章开头这一幕。

 

清理陶器

清理陶器。


通过仔细勘察,刘弘发现,上下两个墓,都属于东汉墓,一个中期一个晚期,两个墓中间跨越了数十年。

 

也会有人揣测,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就像盗墓题材电影里演的,总有些神秘莫测的墓室,隐藏着深厚的寓意和不可思议的暗格,甚至还可能有无数杀气重重的暗器。

 

其实,墓下有墓这种情况,在考古界并不算什么新鲜事。

 

“这是两个时期的墓,中间并没有大家猜测得这么神秘,也没有什么关系,后期这个墓,也就是上面的这个墓室,肯定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葬的,否则不会在这里选择墓地,至于风水上有没有什样的说法,就不得而知了。”刘弘解释说。

 

一个无心之举,让东汉中期的墓室,得以完整保存下来,最重要的是,这柱青铜摇钱树的问世,进一步丰富了东汉摇钱树的资料和研究,对古西昌地区政治、经济、文化及丧葬习俗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对凉山历史的研究和文物的保护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究竟是谁人的墓,竟陪葬着如此精妙的一株摇钱树呢?

 

沉睡千年


马道东汉摇钱树惊艳面世


开棺,是发掘过程中最令人期待也最需小心翼翼的一项工作。传说中,摸金校尉进入墓穴打开棺木后和粽子(僵尸)殊死相搏的故事不绝于耳,那些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千年古尸是真实存在还是空穴来风?古墓更添了一份神秘。

 

摇钱树树干拓片。

摇钱树树干拓片。


刘弘曾在一篇作品中提到过,从事考古工作几十年,从未遇到过传说中的这类灵异事件,但还是会存在一定的危险。例如,古墓封闭千百年,突然打开,里面的空气中难免含有有害物质,对身体并没有什么好处。

 

一千多年后,古墓被人们发掘,文物且尚有实物可以考证,然而那墓主是谁,却无从落实。即使是资深考古人员,也只能旁敲侧击,推断出墓主的大致身份。

 

马道摇钱树的墓室里,出土了铁剑,于是考古人员推断墓葬者应该是一名官吏,因为在当时,只有官吏才能佩剑;还出土了车马器的冥器,说明这个官吏日常生活中出门就要坐车,一般老百姓可能用不起这种东西;另外,从陪葬摇钱树可以看出,这个官吏的经济还算富裕,否则也买不起这么精致的摇钱树来陪葬。

 

诸如此类的推敲,从发现这个墓穴就开始了。

 

凭借马道摇钱树的相关特质,考古人员推断出这是个东汉中期,官职中等偏下的官吏的墓室。

 

网络上很多关于盗墓的小说里,都提到过摇钱树,虽然加入了玄幻的成分在里面,但不可否认,不少人对于摇钱树的认识,还是从这些盗墓题材的影视作品中产生的。

 

那么,历史上为什么会出现摇钱树呢?这其中说法不一,有的人认为是用于死者生前家庭范围内的祭祀;也有说是早期道教法器;还有一种说法是专门的陪葬用器物,引导死者灵魂进入死后仙界,起到了引魂升天的作用。

 

杨家山1号墓出土陶塘。

杨家山1号墓出土陶塘。


而刘弘则认为,摇钱树的产生可能与西南地区先民的原始树崇拜有关,而铜树的起源至少可以上溯到殷商时期。

 

汉代是我国封建社会发展的全盛时期,经济繁荣,商业发达,人们对金钱追求的愿望也十分强烈,摇钱树这种专用于殉葬的冥器,便是当时人们这种意识的反映。人们将摇钱树埋在墓葬中,希望死者在另一个世界里也能有用之不尽的金钱,永远过着富裕的日子。

 

摇钱树俗称富寿树,道家称神树,是出土于东汉墓葬中的一种器物,形状像树,树冠、树干、树枝分别用青铜铸造,树枝上挂满方孔圆钱,所以人们给了它一个形象的名称——摇钱树,而它的原名叫“柱铢”。

 

马道出土的这柱摇钱树,整柱组合起来通高127厘米、幅宽46厘米,分部件铸造再组合而成的,每个部件皆采用合范铸造法,整柱摇钱树的图像由镂空与阳线两种手法相结合而成,线条流畅,造型优美,内容丰富。

 

合范铸造法这种工艺在汉代非常盛行,先用泥土塑出要铸的器物实样,表面雕刻出纹饰,即俗称的模子,模子干后在其上用泥反复的按压成外范。把模子刮去一层,即成内范,内外范之间的距离就是所要铸器物的厚度。最后从浇灌孔注入青铜溶液,溶液冷却,即可打碎内外范取出铜器。

 

摇钱树上的每个部件上,线条都十分细腻, 需要铸造者用竹签一类的工具在泥范上一气呵成刻绘,足以体现出当时匠人们谨慎的态度和精湛的技艺。

 

而这些早已消失的工艺,借助当时生活中的器具,保留了历史的画面,让数千年后的我们,重温中国史上这些无法想象又无法超越的高超技艺。

 

全国出土的一百余柱摇钱树,其造型异曲同工,其上面的图案也有着明显区别。考古人员由此推断出,摇钱树,在汉代并非批量生产的器物,而是量身定做,针对墓主人的意愿铸造而成。

 

摇钱树虽然是当时人们为死者准备的冥器,却也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再经过两千多年的岁月流传至今,已经成为文物中的奇珍。

 

杨家山1号墓出土铜案

杨家山1号墓出土铜案


一柱树包罗万象


光怪陆离尽显艺术精华


马道摇钱树最为特别的地方,是这柱摇钱树整体呈S型,上面开着的花像桃花,树叶像桃叶,但是它的花心却是钱,结的果子也是钱。这种内容,在以前的任何一柱摇钱树上都没有发现过的。它的下一层柱子整个是一条龙,龙的身上也挂着钱,这也是比较少见的。

 

而据考古人员介绍,马道摇钱树树冠上的凤鸟钱树图,以前从未在其他摇钱树上发现过。

 

对于摇钱树的介绍,刘弘的描述生动逼真,他曾用文字还原了摇钱树的特点和来历:摇钱树顶站着一只凤凰,高冠细颈,曲颈昂头,翎尾高翘,展翅欲飞。凤鸟前面有羽人导引。另一件树冠,背景为一柱结满钱币的大树,树下两人,左边一人体态肥胖,右手撑头酣睡。右边一人,双袖高挽,左手持一长剑,面向卧者。

 

这个图案表现的是东汉班超袭击匈奴使者的历史故事。班超出使西域因功而封侯,在当时必为人们熟知并为人仰慕,所以将班超的故事铸造在摇钱树上也是情理中事。我们常听到的一句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也就是从这个故事中得来的。

 

汉代在墓室内装饰历史故事是一种风尚,如在各地汉墓中发现的历史故事图案就有“周公辅成王”、“二桃杀三士”、“荆轲刺秦王”等。

 

树干部分最为精辟的是,树干上兔首赤身的羽人,羽人双乳隆起,周身羽毛飘拂,背生高耸双翼,左手持三缨旌节,左足踏一鸱枭,把人们想象中的神仙描绘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树枝上的二人狩猎,两个猎人正在追赶一头野猪,一人作张弓欲射,另一人双手高举大声吆喝,野猪惊怕回首,有内容有情节,反映了汉代时人们把狩猎当做一种重要的娱乐项目。

 

树枝上还出现了仙人灵兽图,仙人身穿圆领宽袖长袍,手持旌节,仙人旁边有一只展翅朱雀和一匹头生弯角的天马。天马乃神兽,朱雀是祥瑞,都是仙界的神物,都是当时老百姓心目中对仙界的想象。

 

插饰是插在树枝上的饰件,马道摇钱树上的插饰分为两种,一种插饰整体为一男舞者,舞者体胖肥硕,双手前后伸开,手指上翘,两腿张开作奔跳状,舞姿滑稽可笑。类似于四川的东汉墓中常出土一类说唱俑,是中国古代表演滑稽戏的俳优造型,用写实的手法反映出东汉时期塑造艺术的高度成就。

 

一柱陪葬摇钱树,包罗了汉代的神话、宗教、历史故事、古人、金钱、娱乐等多个方面的内容,影射出经济鼎盛的东汉时期人们的精神追求,它已经不只是一件文物,更是一件世间少有的艺术品。

 

摇钱树上的钱


一个时代的印记


说到摇钱树,又怎能不说说钱呢?除了挂在摇钱树枝上的铜钱,同时出土的还有2件五铢钱叠铸铸件。叠铸技术在战国已经出现,秦汉时期应用日广,已应用到铸钱上,河南南阳就出土过新莽时期的叠铸钱范。

 

两汉时期,中国的冶炼技术也有长足的发展和进步,铸钱技术成熟。西昌矿藏富足,铜的储藏量也很丰富。据《汉书·地理志》记载:“邛都,西南出铜”,书上所说的“邛都”就是现在的西昌。

 

至今,在马道镇南10余公里的西昌黄联关镇东坪村有一处面积达100余万平方米的新莽至东汉初的冶铜铸币遗址,出土过新莽货泉与东汉初期五铢钱范。

 

其实,从大背景来看,汉代的四川,经济发达,冶铜、铸造的工艺高超,包括钱币的铸造,而摇钱树从技术上来讲,它就是钱币铸造的一种产物,这也印证了摇钱树为什么会在东汉时期兴盛起来,又为什么大多出自四川了。

 

而摇钱树出现在西昌,并不是偶然,马道镇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驿站,来往的商贾官员颇多,也就带来了这个风俗。


对于生活在现代的我们来说,摇钱树陪葬已经成为了历史,然而这个风俗并没有就此消失,它被各个年代的人赋予了新的包装,出现在日常生活中,年画中金光灿灿的摇钱树、店铺柜台上求财的小摆件,就连客厅里的绿色植物,也有了摇钱树的名号。

 

如今的摇钱树,少了诸多神话色彩,更多的只是人们生活中可有可无的摆设了。

 

在文章的最后,我们引用著名的文物学家、考古专家孙机的一段话来收尾:“现今尊之为‘文物’者,在古代,多数曾经是日常生活用品,以其功能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有着自己的位置。若干重器和宝器,只不过是将这种属性加以强化和神化。从探讨文物固有的社会功能的观点出发,她们如同架设在时间隧道一端之大大小小的透镜,从中可以窥测到活的古史。” (文/记者 李晓超 图/凉山州博物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