嶲砚创始人方晓:希望嶲砚博物馆能够早日开馆

2018-03-12 16:04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广东肇庆的端砚、安徽歙县的歙砚、甘肃洮州的洮砚及山西绛县的澄泥砚被公认为中国“四大名砚”。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因为一个人或者一个地方的独特和唯一性,而在这“四大”后面,加上一个数字,比如,“中国五大名砚”。方晓就是冲着这样的理想而不断创新和奔跑的殉道者。

 

嶲砚又名建昌砚、相石砚。嶲砚作为一款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地方砚种”,虽一度有名,却未能形成规模,传承开来。

 

1994年,方晓来到凉山后,将这种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地方砚种,进行了深度探究,并形成了国内独树一帜的砚台品种,并赋予其文化内核和基因而变得广为人知。

 

德国艺术家查理夸赞方晓砚台精美。

德国艺术家查理夸赞方晓砚台精美。


凉山新闻网讯 一老翁划着船经过傍晚风浪稍高的湖畔,船头是三个互相逗趣的孩子,老翁的船橹深深探进岸边,似乎要用最大的力量,保证船的平稳——老翁的头发在风中显得坚毅而自信。

 

而船头的孩子们,还是在喜笑颜开中,浑然不知生活的船只,在风浪面前总是不听话的摇摆。

 

这是方晓创作的一幅嶲砚作品上的构图,近乎晶莹剔透的砚台打磨得温润大气,画面感强烈,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这块新近创作好的砚台,紧挨着一块质感更加细腻的纯黑色砚台,上书楷体字“中国嶲砚”四个字,显得大方和独树一帜。

 

在方晓位于西昌邛海边上的家中,这样的砚台作品,应有尽有。

 

在家中即将竣工的完善的准“嶲砚博物馆”里,比这件作品还古老和厚重的砚台,比比皆是。

 

“明天就要到辽宁去,参与一个当地的文化项目。”3月2日,在见到方晓本人时,这位已经在凉山生活了24年的砚台雕刻大师、砚台收藏家、嶲砚创始人,显得有点兴奋,但更多的是不舍和流连。

 

“何时回?”

 

“不知道,应该不远,也有另一种可能,毕竟,我的家和根据地还在西昌。”

 

方晓的话中有话。离开的仪式感和归期的未知数,让本来晴朗的西昌天气,变得扑朔迷离。

 

方晓收藏的各个朝代的古砚。

方晓收藏的各个朝代的古砚。


嶲砚创始人


标签总是随着个体对认知和行为的永恒推进,而变成对所从事行业的精准考量指数。

 

方晓是嶲砚创始人,这样的表述,经过数十年的积累和实践,变得真实有效,且,情怀满满。

 

文房四宝,纸墨笔砚,自古文人墨客的标配。

 

方晓唯独对砚情有独钟。

 

广东肇庆的端砚、安徽歙县的歙砚、甘肃洮州的洮砚及山西绛县的澄泥砚被公认为中国“四大名砚”。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因为一个人或者一个地方的独特和唯一性,而在这“四大”后面,加上一个数字,比如,“中国五大名砚”。 

 

方晓就是冲着这样的理想而不断创新和奔跑的殉道者。

 

嶲砚不是方晓发现的,而是古已有之,只是没有被更多的发掘和传承。据清代《建昌府志》记载:所采雅砻江相石,因具有“膘”、“眼”、“晕”、“玉带”的特点,所制之砚,在前清朝,曾作为皇家贡品进宫御用。

 

“嶲砚又名建昌砚、相石砚。嶲砚作为一款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地方砚种,虽一度有名,却未能形成规模,传承开来。”

 

1994年,方晓来到凉山后,才将这种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地方砚种,进行了深度探究,并形成了国内独树一帜的砚台品种,并赋予其文化内核和基因而变得广为人知。

 

近二十年来,方晓根据大凉山的石材质地投入了大量资金,带领一批学子潜心研究,开发了极具潜力的嶲砚,其石质细腻泽润,其标、眼、晕、色俱佳,集中国端砚、歙砚、洮砚、澄泥砚四大名砚之精华于一身,他和他的团队开发出独具一格的砚品,这就是嶲砚。

 

证悟菩提

证悟菩提。


半个凉山人


方晓是安徽人,上世纪70年代初出生在黄山歙县新安江畔,父亲早逝,他们姊妹5个,全靠母亲含辛茹苦拉扯成人。

 

从小体会更多的是生活的艰辛。幸运的是,家乡自古文风淳厚,他也多少受到些感染,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

 

初中毕业后,为减轻母亲负担,他顺利考入国营的黄山市工艺美术研究所砚雕厂工作,正式开始了和砚台的亲密接触。

 

1991年正式拜了当地的歙砚雕刻名家方昭为师。潜心学习和积累经验,用三年的时间,为独立创业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后来,又拜了有中华第一刀称号的方见尘为师。

 

“到今天我都很怀念和感谢在家乡的那几年,现在也经常回家乡向前辈和当年的师兄弟请教和交流。”

 

1994年,凉山会理县的一家砚台厂到他的家乡考察后,聘请他到该厂担任砚雕师,并带徒传艺。就是在会理县,方晓第一次接触到凉山本地的砚石和制砚人,并且找了一个会理媳妇成了家,也就成了半个凉山人。

 

“原来我一直以为凉山地区交通闭塞,经济文化也不发达,制砚用砚的历史应该很短。”但是,2001年的时候,有一次在西昌,在一家古玩店里,方晓居然一次性见到200多方古砚。店家称这些古砚基本上都是凉山本地所产,从砚式和雕工风格看,这些砚台从汉唐到明清乃至民国都有,从来就没间断过。

 

方晓当时大为惊讶,也很激动。尽管当时收入很低,但他依然毫不犹豫地以重金将这些砚台全部收入囊中。此后,就专门抽时间,经常带上这些砚台拜访西昌和周边当地的文化学者和书画前辈,虚心向他们请教和学习,并广泛收集资料,以求证这些砚台的材质、产地、制作年代、使用效果的评价等各方面情况。

 

嶲砚作品之禅房花木深。

嶲砚作品之禅房花木深。


发现嶲砚


方晓和石头之间的故事才拉开序幕。

 

有一次,在拜访西昌学院老教授、书法家蒋帮泽先生时,方晓有幸见到蒋教授珍藏的一本清代所编《阿露山房砚谱》。砚谱所刋集的古砚基本都是本地历代砚雕人所制,砚石也多是凉山本地所产,内容十分丰富,题材也广泛多样,而且不乏精品力作。

 

经过蒋教授的指点和讲解,结合对那200多方古砚的考证,方晓更加确定,凉山地区,特别是西昌、会理、冕宁、越西、甘洛等地区,自古就出产优质砚石,而且古时的本地人早已采石制砚,只是因地处偏僻和经济欠发达而不为外界了解罢了。自此,他就萌发了要重新挖掘本地砚石资源,让本地砚文化重现生机的想法。

 

从此,方晓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砚石资源考察,他走遍了雅砻江、金沙江、大小金河、安宁河等流域的主要和支流周边地区,历尽艰辛,采集了大量的标本和制砚石料。

 

经过认真分选和甄别,结合石材特点,在三年的时间里,用这些砚石创作了一批砚台,2003年,在凉山州和西昌市政府领导和当地文化学者和众多前辈的关怀支持下,方晓终于在西昌举办了《方晓百砚展》,这是一次对自己努力的公开检验,也开启了他扎根凉山做砚台文化的初心。

 

“这次砚展使很多人很惊讶、很兴奋。第一次知道本地居然有这么好的砚料,居然可以做出这么漂亮的砚台,更获得了川内外观展行家的一致好评,经过参会人员的讨论和交流,在对砚种的命名上达成共识,那就是取西昌古时曾称为嶲州之意,将这些砚品命名为‘嶲砚’。”方晓谈到当年的情景,流露出一种深深的怀旧之情。

 

同年,方晓就在西昌创立了西昌市嶲砚研究所,使嶲砚终于成为中国众多砚品种中的一个新品。

 

“当年那批参展的砚台,在展会后都陆续被众多观展的爱砚人购藏了,也没有刻意留存几方,想来虽然高兴,但也有几分遗憾吧。”方晓说。

 

方晓自知原来读书太少,必须加以弥补。所以在百砚展后,他专门进入西昌师专美术系进修了两年,以提升自己的专业修养和文化基础。在学习中开阔了视野,增强了后劲,并且能够边读书边领悟边创作,可以说忙中有乐,收获很大。

 

这么多年下来,在嶲砚的传承、创作和推广中,各种嶲砚石料的特点一直让他有新的感受和意想不到的新发现,他觉得嶲砚除具备传统砚品的一般共性外,更有它的独特性。

 

除使用产自金沙江畔带石眼的苴却砚石外,又陆续开发使用了雅砻江的雅江玉、甘洛的胭脂红,越西、冕宁的羊肝石等新的砚材品种。


观赏古砚。

观赏古砚。


嶲砚的价值


大凉山独特的地质结构和人文情怀,是嶲砚得以扩展名号的助推器。但嶲砚本身的魅力和唯一性,才是它得以传播和得到认可的本真。

 

在方晓看来,相较于中国端砚、歙砚、澄泥砚和洮砚来说,嶲砚不仅同样可以具备优质砚品的石眼、火捺、蕉白、金晕等特征和石质细腻、下墨快、发墨不损毫等良好的实用性外,它的色彩更加丰富和多元。

 

方晓说,比如甘洛的胭脂红、金沙江、雅砻江的多种化石类材料和自带黄绿膘结构的各种石材都独具特色,为嶲砚创作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有时甚至可以在同一块砚石上同时表现出传统四大名砚的特征,十分神奇和难得。

 

“经地质部门对嶲砚用材的理化成分、软硬度等指标进行检测,以及文人书画家使用后,充分证明了嶲砚用材不仅完全达到优良砚品的理化标准和实用性,更具有多元审美的独特性。”

 

为使全国乃至国外的使用者和爱砚人充分了解和认识嶲砚,方晓每年都会抽出时间,携带嶲砚作品,参加全国各地举办的各类高水平文博会和展评会,与全国各地的文人学者和书画界人士以及制砚同行交流沟通,听取意见和吸收营养。嶲砚也越来越多地融入国内文化品牌的角逐大潮中,许多文化人、学者、博物馆和私人藏家也开始购藏嶲砚。

 

砚台是一种文化传承的载体,随着时间推移和科学发展的迅猛,砚文化作为一门高冷鉴品,其市场和传播接受度,也有其局限。

 

“不变的是本身,变化的是形式。”方晓深知这一点。所以,在砚台文化的传承和创新上,他早就走先了一步。

 

“现在,砚石文化可以转化成一个小小的吊坠、手链或者其他轻便的饰品物件,这样才能保证砚石的品位和砚石文化的不断代。”方晓说。

 

希望嶲砚博物馆早开馆

 

和砚台“谈情说爱”二十余载后,方晓越来越觉得,在西昌这样一个博采众长的地方建立砚台博物馆,不仅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更是他肩上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使命。

 

为此,为了更好地扎根本土,让嶲砚和其它本土文化融会贯通有更好的平台,2011年,投资千万,占地近40亩的“嶲砚博物馆”在邛泸之畔开工建设,历时近三年,博物馆1500㎡的主体建筑完工,800㎡展厅已投入使用。

 

目前,这里除对外展示自己收藏的300多方古砚和自己多年创作的200多方嶲砚作品外,也对外展示一些富有地方特色的老石雕、汉砖、文房用具和本地彝族漆器等民俗物品。

 

“可以说,这些东西都蕴含着我们民族文化的基因,也是凉山特色文化的载体,更是我嶲砚创作的源泉。能天天与她们在一起,我感到很欣慰,也很充实。”

 

到凉山一转眼已经二十四年了,方晓的事业、家庭都扎根成长于这块土地,他早已把自己看成一个真正的凉山人了。

 

现在,他更多思考的是,怎样让更多的人了解嶲砚,爱上嶲砚,用砚台为大家的生活增添一丝文化的色彩。

 

“所以,我希望嶲砚博物馆能够早日开馆。”

 

虽然在2005年就已被评选为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但近年来的多次参评国家级大师的机会,方晓都一律回绝了。他说,自己考虑更多的是如何静下心来,潜心总结多年来的创作实践,在本土文化资源的挖掘和创新上取得新的突破,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另外,博物馆后续还将进一步完善相关设施和充实展示内容,争取把具有凉山本土文化特色的东西,比如会理绿陶、彝族漆器、银器制作、云甸土法造纸工艺、凉山大石墓文化、冕宁刺绣艺术等也能在博物馆得到集中展示。”

 

而在3月3日离开西昌,开创新的文化项目之后,西昌邛海湖畔,这个历时三年多创建起来的“嶲砚博物馆”能否早日开馆迎客,还得让时间来决定。

 

但愿时间不再等人。

 

对话方晓

 

记者:你在创作上,运用最多的手法和理念是什么,哪些人或者物是你最想表达和表现的?

 

方晓:中国砚文化历经几千年,蕴含着丰厚的传统文化基因和多姿多彩的艺术表现形式。就我个人的创作体验来说,在继承中创新,以创新求突破是永恒的课题。除了撷取大家喜闻乐见的传统题材,比如儒释道文化中的比如佛祖、观音、达摩、弥勒、罗汉,还有老子、孔子、庄子、怀素、张旭等等这些代表性人物之外,也在尝试如何充分利用本土砚材特点,把凉山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融入到嶲砚创作中去,比如在砚雕和石雕创作中,对彝海结盟、火把节风情和代表性的风景胜地等题材进行艺术的表现和传播。这方面已经有一些构思和准备,不久会有这方面的作品推出。

 

记者:简要评价一下你的恩师方见尘?

 

方晓:我的老师方见尘在砚界的地位早有公论,中华第一刀的称号可谓实至名归。就我个人来说,对见尘先生除了叹其天赋异禀外,更应学其潜心治学,勤奋创新和不为外物所扰,永葆率真和本真的精神特质。这也是我矢志追慕的目标和境界。

 

记者:和西昌厮守了20多年,今年为啥想到要离开西昌,对于你的创作,你最想得到的帮助是什么?

 

方晓:说起来,我早已将凉山将西昌看成自己的第二故乡,见证了凉山的蓬勃,并参与一些文旅项目的构思和打造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也对凉山文化事业的发展充满信心。正因如此,才会扎根西昌,以一己之力,持续投入这么大的资金和心血来创设这个嶲砚博物馆。

 

但是,如今回头来看,因为我本质上只是一个工艺人,或者说就是一个制砚匠人,在项目投资的很多关键问题上,比如对本地文化产业政策、投资管理、项目申报、完善手续等关键环节认识不深,导致对博物馆下一步的方向和发展陷入停滞和遭遇瓶颈。所以只好外出接些业务,以勉力维持博物馆的运转。

 

当然,西昌已经是我难舍难离之地,在博物馆和我个人的发展方向和定位来说,乃至在如何依托已有基础,更好融合和打造地方砚文化品牌方面,很期待得到各级领导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引领和指导,能更好地为凉山文化事业的发展倾绵薄之力,始终是我最大的愿望! (文/记者 米赢 图/记者 冷文浩)